沉迷抽卡手游与朱一龙。朱一龙是我唯一心尖上的人。

“故西施病心而颦其里,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,归亦捧心而颦其里。其里之富人见之,坚闭门而不出;贫人见之,挈妻子而去之走。彼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。”


噫,西子之美,不在病心,在其体态盈而气雅静。捧心易仿,神韵难袭,终显矫作,不忍直视,付嗟笑矣。


1个置顶

煜/龙王妃

朱一龙先生的妈粉妹粉女友粉老婆粉,zyl团粉全担,zyl48墙头劈叉爱好者,水仙鉴赏及养殖长期初级爱好者。持续性花痴,偶然性自割腿肉。


初恋追星,氪金搜微博晒单,数据至上。
毒纯。混圈。不站队不擅长撕逼,底线是朱一龙及其利益,伤害他我就卡你。关注出事踩雷我就拉黑跑路。
微博/lofter就是用来看我家漂亮哥哥的,对宝贝以外的人不感兴趣。

 

我好爱他的表演。

他的角色经历过独属于他们的人情冷暖,爱恨纠缠,或求得圆满,亦或薄命、死别。在剧终的那一刻,属于他们的原世界落幕,接回家后是崭新的开始。罗浮生还活着,小景没有在游戏里消失,夜尊牵着沈巍的手,黑璧也没有自杀。小笼包的笼屉是zyl48的家。

 

虽为劣笔拙作,我的一切灵感都基于对他们的爱,源于先生的创作表演。

人是复杂的矛盾体,可能有些角色或是因为人生经历,或是因为剧情设定袒露出另一些东西,但每一个矛盾点都让这个角色熠熠生辉。我尤其爱悲剧,那些被命运推动的不得已,金销玉毁,支离破碎,在泪与血间我得见君心,得以窥见每一动人的魂灵。

 

我爱他们,并尊重他们。基于此,我希望我的二次创作生于他们的角色性格,最起码相近于先生的角色,然后在新的世界里度过不一样的一生。

但是我的笔下永远不如他。永远也不是完整的他。Ooc尽量轻,求轻打。

 

他们在这里会拥有爱,受伤的时候会有人疼。他们在我的心尖上循着不一样的世界轨迹前行,他们真切地活着,执笔者只是记录者。【哪怕我不写他们也会幸福的!(先给自己咕咕找好借口)】

 

假如你喜欢我的文字,就再多爱他和他们一点吧ღ( ´・ᴗ・` )

 

【巍生】kiss me, or kill me (上)

【设定为意裔黑手党,脑洞来源于无意看到首页转的@D2O   的资料整理的梗bacio della morte,又自己了解了一下,(虽然也没了解多少,就沙雕脑洞爽一下。)侵删。 】

双向暗恋,大佬沈巍X二当家浮生,大概是原剧人物性格,ooc的话…那我就哭【理直气壮】

 

要知道,黑手党是不可以突如其来地和上司啵嘴的。

一向胆大包天的二当家罗浮生现在很慌。

他的boss,喜怒不形于色,翻手云覆手雨的贼帅的苏得人腿软的那个沈巍,亲了他。

 

夭寿哦。

 

一个小时前,罗浮生被叫到他的书房。沈巍把他一把扯过来,拥在怀里,他猝不及防地搭着沈巍的肩,倒吸一口凉气。鼻腔瞬间溢满了沈巍身上乌木沉香的味道。罗浮生第一反应是:“真TM香。”

他慌神一瞬,手忙脚乱地试图爬起来,却被男人的手掌托住了后脑勺。

 

沈巍的另一只手温柔又不失力道地按住了他的背并小范围地摩挲,厚重又典雅的诱人香气越来越近,令人神思恍惚。温软的唇贴近了自己的耳朵,“没有什么想对我交待的吗?”低哑的呢喃像是细小的虫钻进耳道,危险又让人毛发直立。

沈巍在他的脸颊轻轻磨蹭一下,脸上细细小小的绒毛互相磋磨,像羽毛飘过水面。沈巍的嘴唇慢慢沿着脸颊轻轻地啄,滑到嘴唇的位置。

罗浮生的大脑一片空白。他呆呆地转动眼珠,沈巍闭着眼,距离近得可以数清楚沈巍那纤长柔软,如蝶翅欲飞的羽睫。

沈巍用舌头舔了舔他的嘴唇,温温热热,又将他的唇肉含在口中轻轻地磨。很痒,磨得人心里头酥酥麻麻,脑子像炸开了一朵花。

 

沈巍稍微用了点力,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惩罚他的不专心。

罗浮生这才理智回神,用了力一把推开沈巍落荒而逃。

 

在黑手党,不要被上司啵嘴。

长久以来这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“死亡之吻”(bacio della morte),“黑手党接吻时将对方嘴唇含在口中寓意为,我将杀了你。”如果一个黑手党老板毫无预兆突然吻下属的嘴或脸,意味着怀疑背叛,就是一种死亡警告。

 

罗浮生脸色僵硬一路风驰电掣回了美高美,不顾罗诚叽里呱啦地讲了些啥,蹭蹭地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,哐地一声关上了门,咔嚓一声锁上,扑倒在自己柔软的被褥里。

靠,自己怎么就这么跑回来了?

他揽住白白软软的枕头,脑子发懵。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害怕,愤怒,不可置信,跟了这么多年的老板竟然怀疑他的忠心,心里却又有一个声音在说些不该说的话。

 

除了老板,沈巍还是自己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啊。

 

乌木香气还在鼻翼流连,‘操,真TM香。’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刚刚沈巍咬的地方还在微微发着麻,这样一想,感觉后背、头顶,那个男人碰过的地方都变得不自在起来,脸上乃至耳后像灌了烈酒一样热的很。

嘴里是啥味道来着……?

 

罗浮生拍拍自己的脸,坐了起来理智思考。

……

他想起了他被沈巍捡回家,沈巍给他上药,给他做饭吃,沈巍温柔地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弯弯的,盛满了暖融融的光,与平常虚与委蛇敷衍地笑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在外如冰似铁煞气横生的沈先生,却是他心里温柔的天神。

但是刚刚沈巍没有笑,眉目凌厉,原来去了那抹笑,温柔的天神会显得那样残酷冷漠,若是没有沈巍的优待,自己和其他人并无不同。沈巍说让自己交待,交待什么?这一颗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再属于自己,倒是牵肠挂肚地在沈巍身上,怎么可能会背叛呢?越想越气,越想越委屈,那些缭乱的心猿意马逐渐浓缩成一个小角落,

“理智思考不了啊啊,要杀就杀要剐便剐,可我真的是清清白白,沈巍到底想干嘛啊啊!”猛虎咆哮.GIF

 

沈巍正在给荣升为私人情感顾问的帮派法律顾问井先生打电话:

“他跑了。”

“我亲了他。”

“我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跑了。”

“以亲吻的方式表达我的爱意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……我忘了。”

 

事情要从昨天晚上沈巍从龙城出差回来说起。

黑色的车平稳地行驶,安静地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声音,沈巍轻靠在椅背端坐着,闭着眼小憩。司机转了个弯,幅度极小,理应毫无所觉,沈巍却睁开了眼,这条路走过太多次,这时候刚好路过美高美。

然后他就看见了罗浮生从美高美门口。

 

白西装外套搭在肩头,黑色的衬衫解开了几颗扣子,在夜风中肆意地敞开来。似乎是喝了酒,脸上颇有些红,他的一只手扶着一个女人的腰。

女人波浪发,小高跟,穿裙子,似乎是醉得很了,几乎是完全倚在他的身上,罗浮生也没有推开,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。女人的脚还打了个跌,差点把他扑在地上。

 

沈巍的额角跳了跳,默默地磨了口牙。

示意车在门口停下,三步作两步地走过去拉开两人,把罗浮生扯到自己怀里。不理会旁边的站不稳的女人,打算带人离开。

“浮生哥…你,嗝,别走,他是谁啊…”

沈巍一把把罗浮生拉到身后,醉鬼这才唔一声,大着舌头讲话:“澜,澜澜,这就是,沈巍,帅不?”

呵,浮生哥,澜澜,叫得好不亲密。

沈巍直接把罗浮生打横抱了起来往美高美走,小醉鬼愣了一下就抬手抱着他的脖子打瞌睡,适应地无比良好。女人跌跌撞撞地往这边走,沈巍皱着眉,吩咐门童给送到东江宾馆去。

 

给小醉鬼搬到床上,迷迷糊糊地呼着气,全然没了平时的警惕,一股子辛辣的酒味儿直冲向天灵盖。

沈巍皱着眉头给他脱鞋子,盖被子,小醉鬼胳膊一抬就打向沈巍的脸,还好反应快一把握住,眼镜差点给他怼下来。罗浮生这才迷迷糊糊地睁眼,呆滞地看了看,傻不愣登地眨了眨眼睛。然后轻轻开口,小猫似的咕哝:“去他妈的老大,沈巍算个屁。”把手一拽,翻了个身,大剌剌地翘腿过去,把被子抱着,像树袋熊抱着自己的家。

沈巍静默了一会。

暴力地把罗浮生和被子拆开,再重新裹成卷儿。沈巍跪在被子上给他掖进去时,许是折腾得累了,浮生并没有任何动静,安安静静的。粉白的脸庞宁静柔软,纤长的睫毛在亮堂的灯光下投下一小片童话般的影子。像是城堡里的小王子,安睡在云朵里。心中的火气像被月光给泡软了,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沈巍关掉灯,整个房间都沉在静谧的黑暗中了,正要关门,他听见罗浮生轻轻软软地叫唤:“沈巍,沈巍……”

透着窗外莹莹的月光,沈巍看见罗浮生的睫下落了一颗闪亮的星。

 

TBC

浮生宝贝生日立个flag

(防止我自己咕我自己)

维生素 黑手党 

周末考完试安排

短篇 沙雕


生生要幸福!(破音)

宝贝崽生日快乐!

朱甜衣-:

明天就是罗浮生小朋友的生日了,这波阵容有没有狙到你的心呢?
在剧里他的生日是10月15日,哪怕只有一个人也要让他知道生生是我们都惦记的小宝贝!
要不要猜猜太太和粮的对应关系?全中有神秘礼品喔~~

8:00  @Cranberry_

9:00  @安橘

10:00  @蜜茶微冰

11:00  @倾酒喝不醉

12:00  @一尺雪

13:00  @有一只爱吃橙子的龙喵_会飞

14:00  @朱甜衣-

15:00  @逗白糖 

16:00  @朱美丽的糖醋奶黄包er

17:00  @十月的小橘

18:00  @谢大熊喵🐼

19:00  @折枝

20:00  @水仙大户

21:00  @听小居今天也想不水逆

22:00  @妖怜绝爱

23:00   @阿雪的红头绳

24:00 @-Laku-

【人物小像-罗浮生】

(正好两千万庆祝🎉 生生宝贝吃火锅吃蛋糕!)


我没办法只把你当普通朋友,所以,我想做你的生煎包(bushi




初学剪辑,曾剪过罗浮生的一个视频。声色犬马,纸醉金迷,在擂台上酣畅淋漓,在巷道里厮杀独立。他骄傲而鲜艳地活着,没有爱情。


一把蝴蝶刀,一曲唱古意,不夜美高美,生煎东江西。


罗浮生,东江人氏。幼年失怙,寄人篱下。黑帮洪家收为义子,渐长,为洪家打手。战无不胜,为二当家。浴血数次,死而后生,化险为夷,众人敬之畏之,称玉阎罗。


好个玉阎罗,好个死不了的玉阎罗。说到底也不过是肉骨凡胎,打架比常人晚一些倒下去,受伤比常人好得快些罢了。他的世界乍一看,是五光十色、纸醉金迷,实际上,是血,是魇,是报不了的仇,是还不清的债。


与归国的医学高材生挚友谈笑,“那我救命的刀怎么和你杀人的刀怎么能一样呢?”许少爷没有发现他笑得尴尬。

美高美歌舞彻夜,旁人羡煞,他好不容易入了浅眠,听见进房间的动静,又不禁一吓。

青梅竹马的小公主吵嚷着喜欢他,他向义父保证,我不配爱上任何人啊。

他一个人在楼梯上边喝着酒边哭,他和一群人在大厅开怀地笑,不过都是醉一场罢。


所有人都说他威风凛凛,却只有屏幕外的我们窥得他在一隅独自舔舐疗伤。


可能是因为听着那戏他能睡着,喜欢来得这么猝不及防。戏一旦开唱了,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。

赌场帮忙,舞会中枪,他亲手捏的蛋糕上的小像,山洞里血肉挖出的一线生机,都给了她。但是喜欢就是这么不讲道理,世间难求便是一份双向的喜欢。那个帮他忙还轻易被父亲挑拨的,特意当着他的面告白的兄弟,和言笑晏晏的心上人,寻求他的祝福。


他退得干净利落,把自己唯一的情愫放入东江江水。

他爱得那样让人难受。


戏班丧师,他去学了皮影安慰,还给戏班撑腰、寻活路;xxc偏激,只好帮忙逃脱还落怨;女主失声,帮忙找工作、寻药。

他哪里是只知道打架的莽汉,他心思细腻,面面俱到。真正动人的,是那心中猛虎,细嗅蔷薇。


再后来他遭人构陷,沦落成泥。他那么骄傲,生死场拼出来也要博一份坦荡活着。他终于得到心上人的青睐,终于有了家。

那是他笑得最可爱的时候,会烧厨房的小花猫终于暂时卸下了庞大吓人的皮。

再为了爱而跪,把尊严抛弃。恩怨情仇,家庭伦理,分分合合,不知所期。

最终为爱而死,戒指落入尘泥。


那是在漆黑的夜里,飞蛾扑火,燃烧得靓丽。为了一点点爱,在所不惜。



罗浮生是天底下最乖最可爱的小孩,世间欠他一份独一无二的宠爱,一切苦难都结束了,宝贝和小笼包生煎包一起回家,笼屉里满满当当都是爱意。宝贝浮生,生日快乐!吃蛋糕!吃火锅!吃生煎!吃小笼包!


感谢朱一龙先生出演了罗浮生。他骄傲爽利,英勇潇洒,气势磅礴,温柔细腻。我好爱他,我亦爱你。

【巍生】《狗血不敌我爱你》(接文游戏)

前章:

VOL.1 夜色深处的序曲  @听小居今天也想不水逆 

VOL.2  转世奇缘:斩魂大人不可以之黑道甜心哪里逃

 


沈巍打算今天表白。

 

表白对象叫罗浮生。年轻,风流,矫健如高飞的雄鹰,东江出了名的玉阎罗。说起来,阎罗恶鬼自己没说见过一万,也有八千,没见过这样好看的鬼,也不会有第二个这么好看的人,真真是面如冠玉,目若星子。

 

 

第一次见他,是东江晚宴。

 

沈巍是受邀来和许家谈生意的,沈家有些货要走水路,这群鬣狗天天就蹲在码头等肉上岸呢。沈巍接过晚宴邀请函,面上平淡地一点头,心里却盘算着,想吃肉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胆子。不过,在晚宴上碰见的人可比生意让人感兴趣多了。

 

灯光昏黄,奏着慢三步华尔兹悠悠转转,披着人皮的绅士淑女们轻声交谈些不为人知的勾心斗角,与家族的交结对象交转起舞,利益交织细密如蛛网,也不知谁才是猎物。

罗浮生身上是白西装,黑衬衫,衬得皮肤很白,很莹润。他与周围的舞女调笑着,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香槟。喝到兴起,脱了外套扔到一边,又解了两三颗扣子,露出一片玉一样的脖颈来,逐渐在酒意中泛起暧昧的粉色。一拍桌,喊了声好,起身就把那大长腿往桌上踩,仰头就把那香槟往嘴里灌。

边缘的酒液从那张红润柔软的唇滑落,流过棱角分明的轮廓,再淌过喉结,弥漫在胸口,滑进衬衫里,沾染出一片暗色。

动作声响颇有些大了,旁些人暗暗撇一眼,却又没人敢评论半句。

 

沈巍望向晚宴那仿佛隔离出的一处,许探长讨好地笑道:“不过是没读过书的混混,到底难登大雅之堂,也不知谁发的请函,这般冒失,沈先生可别见怪啊。”

沈巍缓缓把视线转回,随意敷衍了几句,再把交易三两句敲定,便脱身离开,寻了处安静的地方问手下的人,“他叫什么?”

“回大人话,他叫罗浮生。是罗家的大公子。十几年前罗家因商场纠纷几近灭门,只藏下两个孩子。这几年他一个人杀出来,去年在洪帮码头一人战百,风头极盛,东江人管他外号作玉阎罗的。因是在破落处摸爬滚打长大的,没碰过书就出来打天下,这些个名门望族明面上点头交好,实际上并不怎么看得起他。”

“罗家可有由来?”

“罗家是东江以前读书经商的大家族,听说是百余年前从龙城迁过来的。大人可是对这人感兴趣?”

沈巍没回。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西装,向那人走去。

 

罗浮生,好久不见。沈巍轻轻皱了皱眉。只是,怎么会碰长生晷那种耗命的玩意儿?

沈巍径直走去,坐在那人身旁,小豹子酒意正浓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旁边坐了人,一巴掌拍在了沈巍大腿上。

沈巍的额头一跳。

罗浮生酒意立褪,露出警惕又好奇的表情,一如往昔。他叹了口气,还真是一点儿没变。沈巍无奈地笑了笑,不显颜色的脸上眉眼含笑,如同春风消融,“你好,我是沈巍。”罗浮生迷迷瞪瞪地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。

 

 

所以按照计划,今天接回浮生的弟弟认亲,然后亲口告诉浮生,自己想给他一个家。这一辈子,一定要护着他好好的。

然而密探称说被罗浮生发现了,还亮了刀的时候,沈巍突然心里一咯噔。

有什么好像变了。

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,现在,他必须马上见到罗浮生,否则……

他动用了黑能量,瞬移到了巷道乌黑的阴影中。

 

“浮生,要去哪儿?”

小豹子脸色很臭,面无表情地扔掉了手里的蝴蝶刀,“不去哪儿。费心了,沈教授。”声音很哑,仿佛火烧过,藏着深重的冷漠,仿佛换了个人似的。

沈巍蹲下来捡起那把蝴蝶刀,“浮生,有什么脾气回家再说,小程先生说做了你喜欢的饭菜,让我们过去吃。”他走到罗浮生身边,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充斥了一些奇怪的情绪。罗浮生只穿了个衬衫,今天风大,沈巍把自己的外套解了往他身上披,被避开,被嫌弃,说话也句句带刺。

沈巍没说话,默默收好了外套,等他上车。

 

生煎底焦黄地正好,正面撒如满天星的芝麻配一点儿葱花;糖醋排骨烧得红,筋络间透着蜜一样的颜色;小馄饨皮儿薄得透明,看得清里面精致的馅儿,小小一口;黄澄澄的肥美大螃蟹透着鲜香,勾人地很……

罗浮生没有坐在惯常的位置,坐在了程慕生旁边,离沈巍是对角线。这两人眉目颇有些神似,却又独特分明,罗浮生张扬恣意,程慕生初时还拘谨些,不久就笑开了。两人一边互相夹菜,一边亲亲热热地谈些什么,声音不小,沈巍当然能听得清楚,但是却心乱如麻,只觉得那声音嗡嗡地惹人心烦。两人自顾自地吃喝聊天,仿佛沈巍只是个凑巧坐这儿吃饭的外人。

不生气,不生气,气出病来谁得意。

是兄弟,是兄弟,兄弟相认不容易。

 

沈巍也不说话,默默吃饭,默默磨着后槽牙,心里琢磨着令人不安的异常。昨天都还好好的,昨天见过后,浮生该是去听了戏,然后去美高美镇场子,说是最近兴隆馆猫着想闹事儿呢。于是特意吩咐了手下注意护好他,有什么事,先下手为强,能让他别动武最好。

那问题出在哪儿?

沈巍放下筷子,慢条斯理地拿方巾擦掉嘴角的酱汁。要是因为是手下跟踪被发现,小豹子不信人,喜欢多想,肯定会生气,换位思考一下,说不定还以为自己挟持小程先生有所图谋,不过单因为这个原因的话……是不是有点过了?

 

“浮生,我先上去了,你且先与小程先生叙旧,待会儿完了来一下书房,我有事情跟你说。”沈巍放缓神色,眉目弯弯,轻声开口。浮生最喜欢他这样,总会回给他一个更加灿烂的笑。

罗浮生眉毛一挑,虽依旧是笑却颇有些嘲讽的意味,“沈教授,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和你谈。我先和慕生说个事儿,然后便上去找你。”说着也不看他,更贴近了程慕生了些,几乎是靠在耳朵旁边说话。

 

木质的楼梯踢踏着有点响。

 

 

“……所以才派了人跟着你,对不起,我很抱歉。我知道你这么多年独自吃了很多苦,我知道你很强,但是我真的怕你受伤,我想护着你,一辈子。浮生,我喜欢你。”

罗浮生颇冷漠地抬眼看着他,没有半点惊讶或是惊喜,他神情很复杂,仿佛蕴含万语千言却又如冰山一角,不可全视。

沈巍放缓了声音,“我想给你一个家,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?”

 

罗浮生沉默了一会儿,笑开了:“多谢沈教授抬爱。”

他陷在柔软的沙发里,摸了根烟含在嘴里,点着了,含糊着说话,“东江浦口,山上那寺庙很灵,我爹还在的时候带我去求平安,老方丈一看我就摇头。花了大价钱批了命。我不认得几个字,偏那几句记得特别清楚,‘七杀星入命宫,幼时易折,非夭亦疾。必历受艰辛,方有所成,然天煞孤星,姻缘上纵一见钟情,也难得长久,终难免孤独一生。’嘿,我啊,可是个吃人的人,就不害人了。”灰白的烟雾弥漫着,嘴角勾着,晦暗难明。

 

沈巍看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讲,“我不信命。我是黄泉下万丈戾气生的恶鬼,阎王殿不收的人,我想护着你。万千神鬼若敢动你,我便战上一战。倘若是为你死,我心甘情愿。”

“哈哈,沈教授不愧是文化人,说得比戏文还好。不过我倒是觉得那老秃驴算得挺准。”罗浮生从沙发里坐直了,把烟夹在手里,“您既然装不懂那我就直说了。老子是直的,喜欢女的,胸大腿长翘屁股的那种,会唱戏最好,老子对男人没兴趣。沈教授派人护着我,又帮我找着了我弟弟,我罗浮生心存感激,欠您一个人情。除了感情,我罗浮生能办到的您随便提,您想要的,不管什么,只要我有,您随便拿,刀山火海再所不辞。之后呢,一拍两散,我肯定走得远远的,不惹您闹心。”他把烟摁在桌子上碾灭,站了起来。

 

沈巍抬头看着他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跟着站起来。

“这屋子味道真冲。我美高美那边还有事,就先走了,沈教授什么时候想让我干活,派人告诉罗成一声就行。”

 

他头也不回地走了,沈巍伸了手,没抓住。



——

神仙沐沐 @听小居今天也想不水逆 开头太辣,巍巍没想到,我也不知道,别问,问就是太带感我不配(;д;)

先试图帮沈巍洗白一下…大刀没敢碰

然后甩锅给下一棒太太嘿嘿嘿 @Cranberry_ 巍生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~敲碗等 (*°∀°)

后续太太 @离鸢  @小Z诶哈诶哈  @六六鳴🐽  @温茶煮酒  @夏时  @橘酱肉松小貝 

 

【多人接文游戏正式宣发】

第一次和lof上包包一起玩 请多指教 (•̀ω•́)✧我会尽量不拖太太们后腿der(๑•̀ω•́๑)

橘酱肉松小貝:

这人啊一上年纪就容易缺巍生素 ,过去一天三片地磕,麻烦!现在好了,有了《狗血不敌我爱你》,一片顶过去五片,水果味,磕一片爬五楼,不费劲儿!效果不错,还实惠!


儿童补充巍生素,需求分阶段,“巍巍没想到”牌儿童巍生素片,一片等于三百毫克糖,更适合三岁以上需要补充巍生素的孩子。 


老年人容易缺乏巍生素,除了嗑视频,看文也是关键,“巍巍没想到”牌巍生素,它狗血多,吸收好,特别适合缺乏巍生素的中老年人,一天一片,还能防抑郁!


自打吃了巍生素,腰不酸了腿不疼了!走路也有劲了!一口气上五楼,不费劲儿!


不要998!只要416!绝美巍生素带回家!


你还在犹豫什么!赶紧拿起手机订阅吧!


活动tag: 巍巍没想到  文章题目:《狗血不敌我爱你》


 (生生:其实我也没想到)


文组:  @听小居今天也想不水逆  @煜   @Cranberry_  @离鸢   @小Z诶哈诶哈   @黒瀬 鳴🐽   @温茶煮酒     @夏时   还有我本人


做沙雕!撒狗血!我们是认真的!


活动即将上线 敬请期待

【宫铁心x蒙少晖】七月半(二)

·旁死魄,石燕飞 ·

   天大亮时助手给蒙少晖打了电话,下周画展去新加坡的签证已经办好,他刚表达出想要延迟画展的意愿,电话另一端的助手便已经一口否决,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画展以水乡古镇为主题,白墙墨檐,笼罩在阴沉烟雨里的古镇,似乎有什么秘密。男孩站在水边,遥遥地望着走向水里的白衣女人。无数次梦里见过的画面被他一笔一笔描绘出来,但是总觉得画面里缺了什么,忘记了什么。

   他想知道。

   到临塘时,窗外正在下着小雨。

   水乡古镇,墙是白石砌的,缝隙里生了苔,可能是天气不好的原因,一切都显得雾蒙蒙阴沉沉的,也没有人。脚踏在青石板路上,似乎是回声,又好像有人跟着,有个童声喊哥哥。

   回头看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去拜访了父亲的旧友郭叔,郭叔和他的妻子却对那段往事讳莫如深,支支吾吾,搪塞着,一再追问之下,知道了自己还有个去世的幼妹,母亲因为自责,后来自杀了。自己反复看见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会是她们吗?偶尔还会梦见穿白大褂的男人,是谁?他说想要回老家,郭婶直说是个晦气的鬼地方。郭叔最终还是拗不过他,带他去了老宅。路上问起为什么没人,说是汛期要到了,大家都去外地避难去了。郭叔说着叹了口气:“要不是当年那场特大洪水,你母亲也不会疯了。”再问,却不说了。

   门没有上锁,一推便开了。

   二楼主卧化妆柜里有一本日记,很厚,泛着黄,和那本《鬼门关》该是出自同一笔迹,是母亲的。

【1993年9月2日 小晖和隔壁三胖、刘子打了架,把大几岁的俩小孩打得够呛,自己也伤得不轻。好像是因为抢了小晖的玩具,这孩子怎么这么护独呢。】

【1995年3月21日 我怀孕了,我和小晖说他要有弟弟妹妹了,他哭着问我是不是不要他了,傻孩子。】

【1996年7月3日 最近太累了,只能让我妈帮忙带一下少晖了。】

   似乎是不经常记,日子总是隔着一段时间。

   女人娟秀的字迹很好看,那是他记不得的母亲。

   天黑了,他打开灯,继续一页页地读,很快就到了末尾。和前一次隔了很长时间,没写日期,氤氲着水迹,字迹颤抖而潦草。

  【我终于能看见她了。】【我好像已经死了。】【我不想去那里。医生可以救死扶伤吗?不,他们救不活我的女儿,也救不活我。】

   最后几个字写了又狠狠地划掉,在纸上剌出一道豁口,看出写的几个字是“宫铁心,救救他”。


【宫铁心x蒙少晖】七月半(一)

 一年前就想写的中元节贺,原剧向,小短篇五发左右完?

  ·七月朔,伫临塘·


    窗外打着雷。

    蒙少晖正在看一个抗战时期的鬼故事。书是从老家寄来的,也不能算作书,泛黄的纸页用线穿订着,是娟秀的手写文字,匿名邮寄给他那去世的母亲。讲的是日军秘密的实验,不为人知的地下室,溺死犹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放下手里的志怪异闻,就着啤酒吃了药,蜷在沙发上睡了。梦见有一个苍白的女人手想要摸他的脸,他猛然睁眼,啤酒罐子从脚边滚过。静谧的房间里,突然听见有女孩的声音喊他:“哥哥!”

    女孩甜甜的声音在空荡的画室回响着。瞳孔骤缩,心脏狂跳。他看见地板上的脚印往前延伸,小小的,湿湿的。

    循着地板上的小脚印往前走,一个皮肤苍白、只有眼白的少女站在一幅儿童画面前回头看他,旁边站着白衣黑发遮着脸的女人。小鬼看着他,似乎是害怕一样地尖叫——“妈妈!”,叫得人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他猛地退后一步、狠狠一闭眼。

    蒙少晖发现自己坐在阳台细弱而冰冷的铁栏上,风有些大,赤裸的脚下是城市万家灯火通明,他猛然一惊,险些往前栽去,手慌脚乱地抓紧了栏杆。栏杆吱呀响着,细弱的铁条承受不住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,微微颤颤。他小心地慢慢侧身,稳住重心把腿跷过栏杆。

    重重地跌在地上,才真切有了活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蒙少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紧紧地抓着身后的栏杆,琉璃般的眼睛盛满了恐惧,整个人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本应该在茶几上的书出现在了窗台,冷风吹过,泛黄的书页翻飞,最终合上。

    封面是三个大字——《鬼门关》。


    他不再敢闭眼了,睁着眼到天亮。耳边偶尔还会听见女童喊哥哥,尖叫着喊妈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故事讲述到女人终于相信自己已经死去,医生将女人封在棺材里后戛然而止。书里那个医院的名字叫做临塘医院,还夹着一张临塘医院病诊报告,病人的名字是他过世的母亲,确诊科塔尔综合征。